0021.jpg  

兩年前,怡珊被以前的五專同學拉去參加那場網聚,她在賓士車前狠狠拒絕了信儒後,隨即忘了那個白目,畢竟她這輩子拒絕過的蒼蠅不計其數,何況是僅在昏暗的KTV包廂中偶然碰到的路人。
事實上,怡珊並不叫Evita,兩年前在KTV中,她只是隨口給了信儒她一位摯友的英文名字,她與那位摯友是國中同學,兩人情同姊妹,早已不分彼此,這份感情也讓怡珊非常喜歡這個英文名字,當她偶爾不想講出本名或是在網路上隨意取名時,她便會借用Evita這個名字,而兩年後,信儒在台北101見到怡珊的時候,怡珊正是與Evita一同逛街,當信儒聽到從背後傳來「Evita,妳看這本……哈!……」的聲音時,其實那是怡珊在叫她那位摯友的聲音,卻被信儒誤以為是友人在叫拜金女。總之,信儒心目中的Evita其實叫做怡珊,而真實世界中另有一位Evita是怡珊的摯友,雖然搞錯,但也因此陰錯陽差地讓信儒認出當年那位拜金女,也回憶起那段受辱的往事。


               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


「快快快,買這本給我。」在101大樓的書店裡,怡珊指著陳列櫃上的一本書,書名是《嫁入豪門一零一招》。
「最好是妳這個權威還會需要啦。」Evita嗤之以鼻。
「妳沒聽過學海無涯嗎?」
「我看妳是要買來勘誤吧。」
「哈!我已經到這種境界了嗎?……」

怡珊今年25歲,平時的正職是在廣告公司擔任櫃檯總機,她也是個兼職模特兒,偶爾會接一些廣告的拍攝工作,雖然曝光量不大,通常都是網拍或是購物型錄之類的廣告,但她還是盡力把握機會,希望自己在model圈裡能一步步往上爬,有一天也能像媒體上那些明星一樣光鮮亮麗、名利雙收。
然而成名這件事嚴格說來不算是她的夢想,而該說是為了達到真正夢想的手段而已,如果人生只能選擇一個目標的話,她的目標會是嫁個有錢人,從此晉升上流社會,每天過著逛街、買名牌、做spa、護膚、下午茶的貴婦生活。
即使社會上對她這種拜金的心態觀感不佳,她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。為什麼那些整天嚷嚷想中大樂透的人不會被罵,而她想嫁給有錢人卻會被罵?為什麼小時候說長大要當總統、當太空人、當科學家會被鼓勵,而她說要當住在城堡裡的公主卻會被恥笑?那些說要當總統、太空人、科學家的人現在在哪裡?他們還有在為小時候的夢想努力嗎?
而她一路走來,始終如一,至今仍為兒時的夢想而努力著。只不過當年讀著童話故事的小女孩長大了,夢想中的王冠、權杖與蓬蓬裙如今變成了柏金包、Chanel J12錶與Manolo Blahnik高跟鞋,而心中的王子變成小開,城堡變成帝寶,但她的夢想依舊,她仍然努力追尋著那個從小到大屬於自己的公主夢。
雖然常在報章媒體看到許多豪門媳婦的飯碗沒那麼好捧,或是婚後沒有想像中幸福的例子,例如老公外遇、婆婆強勢、規矩一堆、傳宗接代的壓力等等,但怡珊對這些資訊只會嗤之以鼻,她覺得那些問題的本質根本與豪不豪門無關,就算嫁給一般家庭也不能保證問題比較少,而且如果將來一定要離婚的話,跟有錢人離婚也會離得比較快樂,畢竟有錢人愛面子,怕妳離婚後亂講話,就算對妳恨之入骨也不會省贍養費。

怡珊小時候住在萬華,有個姊姊,母親在怡珊七歲時就因病過世,家中靠著父親在夜市擺攤賣肉羹麵勉強支撐,經濟狀況一直不甚穩定。在她五專畢業後,父親與姊姊搬回父親在中壢的老家,父親在中壢的夜市繼續賣肉羹麵,怡珊則一直獨自在台北租屋,很少回中壢,她不喜歡面對自己的家庭,家中的一切都讓她打從心底感到厭倦。
從小,每當怡珊看到同齡的同學都能補習才藝、出國遊學,自己卻什麼願望也無法實現,便會深深覺得自己誕生在這樣的家庭是件不公平的事,尤其看到爸爸為了兩姊妹的學雜費發愁時,更是令她下定決心,將來一定要擺脫這樣的生活,重新活出自己的人生,而要達到這樣的目的,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便是將來嫁給一個有錢人。

怡珊知道,那些有錢人在娶媳婦時往往都講求門當戶對這種事,她雖然無法改變她的家世,但卻可以靠著後天的努力來彌補,何況也有不少女藝人即使家世普通,依然能嫁入豪門、飛上枝頭變鳳凰。她除了努力提升自己的外在條件,例如花工夫在化妝及保養上,或是省吃儉用來添購名牌服飾,她也知道自己還需要下更多的努力來提升自身條件,當中最重要的便是自己的學經歷。她曾考慮過回學校念個大學文憑,但在見識過社交圈中的人生百態後,她知道光有國內文憑是不夠用的,只有出國喝過洋墨水,才能讓那些名流正眼看待,她也因此決定到法國念個短期的語言學校,縱使沒有正式學位,但她知道將來不管在任何場合,她脫口而出的那句「我以前在法國念書的時候……」必定會讓自己的身價大為提高。
會選擇去法國的原因除了那裡給人浪漫及時尚感外,她的一位好友當時剛到巴黎留學也是原因之一,讓怡珊在人生地不熟且毫無語言基礎的情況下能夠有人照應。於是在她二十二歲那年的九月,她帶著自己的一點存款,以及父親為了她所拿出的辛苦積蓄來到了法國,在巴黎左岸的一所語言學校開始就讀,並且投靠那位情同姊妹的國中同學──Evita。


               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


Evita在一家位於敦化南路的外商廣告公司裡任職,半年前她介紹怡珊來這家公司,兩人現在不但是摯友,也成了同事。Evita在客戶服務部擔任業務經理,她的工作是作為公司與廣告客戶的橋樑,負責執行預算、市場調查、行銷策略等環節。
她畢業自北一女中、政大企管系,之後到巴黎高等商學院取得管理碩士學位,回國後便來到這家廣告公司工作。她從小到大都是成績優異、一路順遂,是大家眼中典型的好學生,她的父母都是金融業高層,有著幸福且優渥的家庭,她在嬰兒時期穿著ELLE的嬰兒服,上幼稚園時穿上人生第一件Burberry風衣,上大學的成年禮是LV的烏瑪舒曼包。
Evita雖然家境富裕,卻毫無驕縱之氣,無論是求學或工作總是全心投入,她雖然不是第一眼就讓人驚豔的類型,但長得也算不差,加上她在化妝及服裝造型所下的工夫,以及在職場上因認真專業所散發的魅力,周遭不時會有追求者出現。即使她心中也渴望著愛情,而且偶有幾個約會對象,但繁忙的工作使她常無力或無心維繫感情,最後往往不了了之。

從國中開始,Evita與怡珊便情同姊妹,兩人不管是讀書、吃便當、上廁所、逛街總是要一起做。即使兩人的成績及家庭背景有所差距,但絲毫不影響彼此的感情,兩人還能互相截長補短,以前在學校時Evita常常教怡珊功課,怡珊則教Evita穿著打扮,到了現在,Evita在公司裡還是常給予怡珊協助,而怡珊則常將自己在情場上看盡男人百態的心得與Evita分享。雖然兩人的價值觀差異很大,Evita有時也會跟怡珊說一些像是「男人窮沒關係,人窮志不窮就好」的話,但怡珊總是會說「寧可對方志窮人不窮」或是「男人只要人不窮,志再窮都沒關係。」
對於怡珊一心想釣小開的心態,Evita也不以為意,怡珊為了釣凱子的許多行徑,她雖看在眼裡但也不會去干涉,她了解怡珊的成長背景,也覺得怡珊想怎麼做都是她的自由,她只希望怡珊不要受到傷害,有一天能找到自己的幸福。
兩人在國中同班三年後,Evita讀了高中、大學,怡珊則讀了五專,雖然學校不同,但兩人感情依舊,仍然保持密切的聯繫,有人戀愛時一起開心,有人失戀時一起哭泣。
Evita大學畢業後去了巴黎留學,當時已在職場浮沉了兩年的怡珊也跟著來到巴黎念語言學校,兩人住處就在附近,彼此在異國互相關照及打氣。

怡珊在巴黎待了半年就回台灣,之後接連換了幾份工作。在她辭掉前一份業務助理的工作後,一時求職不順且手上的積蓄又所剩無幾,當時Evita也已學成歸國並在這家外商廣告公司工作半年,剛好公司原本的總機小姐離職而多了這個職缺,在Evita的介紹下,怡珊來到這家廣告公司擔任大門的櫃檯總機。雖說是總機,她的工作內容其實類似打雜小妹,除了接電話以外,還要負責一些瑣事,例如簽收信件、為訪客端茶、為主管叫計程車等等,但總體來說仍算是份輕鬆悠閒的工作。她算是公司的門面,或者說是花瓶,不過就算是花瓶,也是個很稱職的花瓶,她原本就是正妹,加上工作所需的親切態度,總是讓每個經過門口的人覺得賞心悅目,也常有公司同事及往來客戶對她示好。
怡珊基本上算是喜歡這份工作,她除了能夠打扮得光鮮亮麗來代表公司門面以外,在這種充滿創意及流行文化的外商廣告公司裡工作,也讓她滿足了些許虛榮心,有種彷彿自己是《穿著Prada的惡魔》裡的女主角安海瑟薇的感覺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wes 的頭像
Lowes

小莊

Low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