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26.jpg  

「i-ra-sya-i-ma-se!」服務生高聲說著歡迎光臨的日文,信儒心事重重地踏進餐廳。
「先生請問有訂位嗎?」服務生親切地問著。
「有……」
(這樣的偶遇一定有它的意義……)突然間,信儒心魔再起,又開始執著於那份殘念。
他對服務生說道:「啊,其實沒有,我搞錯了,抱歉。」
他轉身走出餐廳門外,接著加快腳步來到電扶梯,匆匆以小跑步跑下,這次「順流而下」的感覺好多了。

(這絕不會只是個莫名的巧合……)

估算一下時間,那位被他以為叫Evita的怡珊必然還在大樓裡,要找到她也許不會太難,信儒在三樓及二樓都快速張望一陣,隨即繼續往下追尋著怡珊的蹤跡,當他來到一樓時,望著偌大的大廳、攢動的人潮,他喘著氣,感到一陣天旋地轉……

(該放棄了嗎?……)

他閉起眼睛,彎下身扶著膝蓋,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幹嘛。
自己現在在幹嘛?打算找一個不認識自己的女人復仇?復什麼仇?用什麼方式復仇?信儒越想越覺得自己莫名其妙,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幸好小強沒有參與其中,否則以他唯恐天下不亂的個性,知道這件事的話必定會見獵心喜地把信儒朝火坑裡推,最後捲入無以復加的麻煩狀況,必要時小強還會跳進來瞎攪和,然後把一切搞到無法收拾後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,從高中到現在,類似的事已發生過無數次。
是的,是該放棄了,自己早該知道,這世上有很多讓人原本以為是冥冥之中註定的事,例如在路上與初戀女友偶遇、在捷運上與正妹四目交接、或是與正妹四目交接後,在她下捷運時再交接一次,然而最後都證明一切只是毫無意義的巧合。
一樓大廳中,信儒從萎靡之中勉力起身,打算回四樓餐廳吃飯,當他抬起頭時,他停下動作,望著前方的大門,他看到怡珊與Evita正朝大門漫步走出……

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

信義商圈裡,穿著時髦的年輕男女熙來攘往,在松智路上,信儒覺得自己不曉得是卡到陰還是鬼上身,他彷彿被催眠一般,無意識地跟在怡珊與Evita後頭約三十公尺處。看著自己一再受環境所控制,他深深厭惡著自己為什麼腦波這麼弱。
信儒離101大樓愈來愈遠,他待會兒還要再走回101大樓的餐廳,催促的電話聲在剛剛又響了幾次。
他望著前方的兩個人,疲憊之餘也覺得一切該適可而止了,目前為止不但沒有復仇到對方一根汗毛,還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瘁,這美好的一仗已經打過,是該放下了……在最後的放手一搏之後。
信儒瞥見一旁陰暗的路邊,有個癱瘓的乞丐一動也不動地趴在路邊行乞,那名乞丐衣衫襤褸、蓬頭垢面,信儒莫名盯著乞丐看,又轉頭看了前方怡珊的背影,接著走向乞丐,蹲在乞丐面前,並且從皮夾掏出一張千元鈔票,對乞丐說:「幫我個忙,你站起來這一千塊就給你。」
乞丐抬頭看著信儒,露出困惑的表情。
「算了。」信儒嘆了口氣,準備起身。
此時乞丐突然一把抓走信儒手上的鈔票,信儒愣住,接著彷彿神蹟一般,原本癱瘓的乞丐竟然緩緩站了起來,在蹲著的信儒面前愈升愈高,影子逐漸覆蓋信儒……
信儒唸著:「很好,我真是神經再生權威,誰幫我提名一下諾貝爾獎。」
乞丐開口說道:「滿意了吧?我可以趴回去了嗎?」
信儒也跟著站起,他指著遠方的怡珊與Evita對乞丐說:「看到那兩個女生了嗎?」
「怎樣?」乞丐說。
信儒將手搭在乞丐的肩膀繼續說道:「你等一下走去她們面前,先裝作跟她們要錢,然後對那個穿紫色衣服的說……」
信儒話還沒說完,此時乞丐突然身體一鬆,逐漸癱軟在地上,再度恢復癱瘓狀態。
「幹……」信儒又從皮夾掏出一張千元鈔票塞到乞丐手中,硬是把他拉起。
「聽著,你拿了錢就好好辦事,不然我就向壹週刊爆料,說這裡的乞丐都好手好腳,讓你們丐幫在這裡待不下去!」
「幹嘛啦?」乞丐不耐地將第二張鈔票收進口袋。
信儒拉著乞丐往前走說道:「看到那兩個女的沒?你等一下過去要錢,在被趕走之前,你就對著那個穿紫色衣服的裝一副神祕的樣子,神祕的樣子會不會?裝神弄鬼就對了,你就低下頭,慢慢說:『Evita……』會不會唸?E──vi──ta……看我嘴型……」

半分鐘後,信儒遠遠望著銜命出擊的乞丐走向被他以為叫Evita的怡珊身旁,由於距離的關係,他無法聽到他們的對話,只能充分授權,任由乞丐自由發揮。

「小姐,可以給我一點錢吃飯嗎?」乞丐從一旁冒出,怡珊與Evita被這渾身髒兮兮還飄著異味的乞丐嚇了一跳。
怡珊在錯愕中還是對乞丐感到同情,她準備拿錢包時,Evita說道:「我拿啦。」隨即拿出一百塊給乞丐。
「謝謝、謝謝,妳會有好報的……」乞丐道謝著,當兩人準備趕緊離開時,乞丐把頭一低,故作神祕地對怡珊說道:「Evita……」
「什麼?」Evita驚訝地說,怡珊也覺得詫異。
Evita問道:「你剛說什麼?」
「E……vita……」乞丐力持鎮定地唸著。
「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」Evita感到不可置信。
乞丐心中覺得奇怪,他記得剛剛那男的交代說,另一位穿紫色衣服的才是叫Evita,怎麼會是這位應聲,算了,不管了,把預定台詞唸一唸就可以閃人了。
乞丐臉色陰沉,帶著詭異的笑容繼續說道:「Evita……請妳仔細聽著,明天的這個時候,有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人會站在這個地方,那個人……就是妳的真命天子。」
「啊?」Evita與怡珊頓時傻眼,無言以對。
乞丐說完後隨即轉身離去,邊走邊故作灑脫地說著:「不要問我是誰……」
怡珊心裡暗唸:(我們沒有想問吧。)
乞丐繼續一邊走遠,一邊自顧自地高聲說著:「我只是個看盡人間百態的無用老朽罷了,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信儒遙望著消失在遠方的乞丐,心裡想著:(誰要他講最後那幾句的,他是在那邊加什麼戲。)

*      *      *

Evita與怡珊呆立在原地,不知過了多久。
「剛剛……是什麼情形?」Evita一臉愣怔。
「那個乞丐怎麼會知道妳的名字?」
Evita茫然地轉頭看著怡珊,對她問道:「他說的會是真的嗎?」
「這……還真的挺玄的。」怡珊也感到費解。
兩人緩步向前走著,怡珊問:「那妳明天要來看看嗎?」
「啊?……」Evita回過神來說:「我該來嗎?要是妳的話,妳會來嗎?」
「當然會啊,這件事真的太詭異了,我一定會好奇來看看的,不過應該是會先躲在一旁偷看啦,如果真的有個穿白衣的男的在那兒,就先觀察看看再決定要不要過去認識一下,如果對方是個嚼檳榔的死台客,或是長得像蔡頭的歐吉桑,那還管他什麼真命天子咧,當然直接溜掉。」
「搞不好人家身家幾十億咧。」
「拜託,我雖然拜金,但也不想跟自己的眼睛過不去好嗎?」
「哈!……」Evita想了一下後說:「不過這件事真的太奇怪了,搞不好是詐騙集團的最新花招。」
「如果是這樣,那也太有創意了吧,光衝著這點就值得讚賞,更該去認識一下,應該介紹他去創意部的,CD一定很喜歡。」
「可是……整件事真的好奇怪,剛剛應該叫住那個乞丐問清楚的。」
怡珊說:「他不是說了嗎?不要問他是誰,萬一他在妳面前活生生化成一縷輕煙消失,那不就當場把我們嚇死?如果告訴別人還會被當作是神經病,還是留點想像空間比較好。」
「這世上真的有這種事嗎?……」Evita心中逐漸悸動。
「妳明天過來一下不就知道了,我跟妳一起來吧,幫妳壯壯膽。」怡珊顯得興致勃勃。
「喔,明天不行。」Evita突然想到了什麼說:「我明天要回公司趕個案子。」
「什麼?明天星期日耶,怎麼還要加班?是要做什麼?晚上能出來一下嗎?」
「明天要跟創意部那邊一起修改一個企劃,禮拜一要提案給客戶……一定又會搞到三更半夜了,本來應該是今天要做的,但大家時間喬不攏,就排在明天了。」
「哪個案子呀?」
「《精靈之城》,一款線上遊戲,客戶意見一堆,我們的企劃案只好一改再改,代言人也一直喬不定。」
「那種廣告不就隨便找個想紅的去晃晃奶就搞定了?」
「那我向客戶推薦妳好了。」
「我倒是很想啊,幫我跟客戶說我可以為藝術全裸入鏡。」
「跟客戶說妳堅持三點全露,不全裸還不拍。」
「哈!要記得說喔……」怡珊接著顯得很失望地說:「那明天怎麼辦?妳真的不來看看嗎?」
「那不然……」Evita靈機一動說道:「妳幫我來,如果真的有,而且是個帥哥的話,就直接從後面把他打昏拖來給我,哈!……」
「那不用等明天啊,我們現在看到帥哥就直接打昏拖到草叢了啊,哈哈!……」

信義商圈的週末夜晚,兩人在繽紛熱鬧的街頭上開懷大笑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小莊

Low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c
  • 很有畫面 感覺很適合拍成偶像劇 呵
  • 兇軒
  • 暑假以來一直忙著唸書,所以買好的書一直割著。連續盯了好幾天的電腦,今晚眼壓一直跟我抗議。原想說出去走走,但想到若在七夕出門被放閃,我看一定馬上瞎掉,所以改變計畫--打開書看。裡頭還是保有我喜歡的笑點,以及很多情節我都很喜歡~最後Lowes大請您繼續寫書!我想有很多書迷都很支持你的!!! (我就是每本書都買的死忠書迷)加油!!! (P.S. 那個動物皮的梗,我好像也是在你部落格裡看到的~)
  • 謝謝你的長期支持,我真的很感動~

    Lowes 於 2011/08/08 00:41 回覆

  • 唯藍moriposamomo
  • 記得,上一本您的大作正式擺架上市時,我每到一間金石堂書店,就特別留意,某天,我路過一家某某女中附近的金石堂書店,竟然沒看見,想說是賣光了,實在是太好了,結果,就在我一個不經意的動作,把其他書拿出書櫃時,赫然發現您的大作竟然被掩埋在書櫃裡,我當下開始找尋兇手......原來,是一個小朋友,媽媽只顧著看書沒理他,他就索性把書局當遊樂場,還一連藏了好幾本書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