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38.jpg  

今晚。

一個錯誤的重逢將原本已放下的屈辱再次喚醒,而且擴大。
信儒心想,對於曾經讓自己受辱的人,沒再遇到就算了,既然遇到,如果就自以為豁達地一笑置之,那是俗仔的表現,如果是男子漢就沒有當作算了的道理。

「想要約我,不但要有車,而且還要是雙B的,這樣夠清楚了嗎?」

兩年前在街頭被撂下的狠話,再次迴盪在信儒腦中,當年受人踐踏的屈辱,以及之後引發的一連串悲劇,原來不曾真正離去……

台北101大樓裡,信儒在書店拿著書隨意翻著,視線卻飄向遠處那位被他誤以為名字叫Evita的怡珊。信儒堅信著今天這種讓人悸動不寧的偶遇必定有其意義,絕不會只是個莫名的巧合而不了了之,他曾經不願報復,但上天顯然覺得這個拜金女需要得到教訓而安排了今天的重逢。

(時間不多了。)
信儒見到被他以為叫Evita的怡珊與友人在櫃檯前排隊結帳,而那位友人正是Evita。他趨前走近怡珊,苦思著該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吸引她的注意,以求能進一步與她搭上線,然而以信儒目前的狀況,就算與怡珊重新搭上線,怡珊恐怕還是不會鳥他,如此便很難完成他的「男性的復仇」。
(對了,她會不會認得我?)信儒想著,隨即否認了這個可能性,一來自己本來早已忘了對方的樣貌,對方怎麼可能會記得自己;二來回想起當年那晚在昏暗的KTV包廂裡,對方根本沒正眼看過自己。

櫃檯前,怡珊與Evita正在結帳,信儒跟在後頭,中間隔了兩、三個顧客,他持續苦思著該用什麼方法來吸引那位拜金女的注意。
(啊,可以裝作在講電話,講一些吸引她注意的東西,就算她沒有主動過來,我此時再找個理由上前攀談,成功機會必然大增。嗯,該講什麼來吸引她?講……「杰倫,演唱會準備得怎麼樣……」、「Jolin,明晚我有事不能去打牌了……」、「明晚要跟力宏吃飯別忘了……」、「明天要去土城探望阿扁……」不行,萬一她對我講的人沒興趣怎麼辦?嗯,既然她是拜金女,那還是說……「禮拜一幫我買台積電一千張、鴻海兩千張、宏達電買到漲停!」對,就這樣,一聽就是有錢人。)
信儒不安地拿起手機,一咬牙後便開始大聲自言自語著:「喂!是我……禮拜一幫我……」

(啊人咧?……)信儒拿著手機張望著,怡珊與Evita不知何時已結完帳,離開櫃檯。

信儒追出書店門外,看到了怡珊與Evita將要搭電扶梯下樓,他趕緊追上,也跟著兩人搭著電扶梯。他望著有說有笑的兩人,往下走了幾步,來到與她們僅隔著三、四階的距離,他有種作賊心虛的感覺,雖然感到緊張,但還是拿起手機,再度大聲自言自語著:「喂!我莊董啦,我上次訂的那輛法拉利F430是運來了沒啦?……」
信儒注意到眼前的兩人毫無反應,依舊聊她們自己的,他感到不妙,繼續對手機講著:「還有那輛保時捷911是到了沒?我爸生日快到……」
他話還沒說完,此時發生了比怡珊沒回頭看他更不妙的事:他的手機在他耳邊突然響起來電鈴聲……

(幹……)信儒在心裡咒罵著。

什麼情況下會手機講到一半鈴聲大響?雖然前所未見,但或許可以解釋成是某種跟插撥有關的功能吧,但信儒沒有想得這麼縝密,他在驚嚇之餘,本能反應就是回頭逃跑,但他們是在向下的電扶梯上,而且已經快降到底部,信儒仍不顧一切地往上大步狂奔,中途還與幾個迎面往下的乘客發生擦撞,本來怡珊與Evita從未注意到信儒,但他倉皇的腳步加上其他乘客的騷動聲反而引起兩人的注意。當她們回頭時,只看到一個奮力逆流而上的愚蠢背影逐漸遠去……
其實信儒可以不用跑得這麼累,因為不管發生再怎麼丟臉的事,他只要轉身背對兩人,不要被看到臉就好。
信儒氣喘吁吁地躲回樓上後,他憤恨地接起電話,那是好友小強打來問他到餐廳了沒,他這才想起今晚與小強及幾個老同學約在這裡吃晚飯,他往下望,怡珊與Evita已離開電扶梯,不知所蹤……
信儒悵然若失,無奈地呼了一口氣後,轉身走向眼前位於四樓的日式自助餐廳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小莊

Low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